欢迎光临 阿拉斯加 Alaska
 
崔西湾 Tracy Arm Fjord
崔西湾又名特蕾西臂峡湾,以内战的将军本杰明.特雷西命名,“臂”(Arm)应是取它的形似,狭窄细长,与之相隔不远的另一条峡湾也用人名加上臂来称呼。特蕾西臂峡湾可真是名副其实。两边陡峭的石壁几乎是直上直下,水道愈发显得狭长,用臂来命名还真是个贴切的比喻。这个狭窄的峡湾位于大约80公里的朱诺东南。峡湾狭窄,但水很深,大小型游船皆可进入。惊人的特雷西臂延伸超过48公里长。近四分之一的面积覆盖着冰。事实上,它包含了一些阿拉斯加最大的冰川。峡湾的两岸一片片茂密的森林,和许多美丽的瀑布,秀色可餐。两边青色的石壁需要你仰起脖子才能见顶,夹在两峰之间巨大的雪粒盆又使人的眼前一亮。不知名的水鸟排着队在峡湾里穿过,冷色的峭壁作为背景,使这些鸟们的飞行看起来带着一种庄重的使命感。两岸的景色随着船行不停的变化着,水的颜色也随着地势而在蓝,绿,灰之间转换不停。这时,古人关于“青山绿水”之类的描写会断断续续地涌现出来,没经人为破坏的大自然原来就是这样的面貌。
 
来到崔西湾的终极目标应该就是索亚冰川了。跟所有海洋性冰川一样,带着雪帽子的群山在后方怀抱着这条冰川,像是她的母亲。 随着观光船慢慢的靠近,冰川高大起来,遮住了后方的雪山。横亘在峡湾的尽头,足有十几层楼高的索亚冰川就立在我们面前。
天气好的出奇,灿烂阳光照射在冰川的断面和浮在海面的冰块上,缕缕的光芒反射出来,时时灼痛游人的眼睛。冰川的美丽瞬间就征服震撼了每一个游客。甲板上的人表情肃穆地仰望着冰川,一时间竟鸦雀无声。
最初的震撼平静下来后,人们开始活跃起来。有的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冰川的横断面,等着大块冰峰的坍塌。当它真的发生时,巨大的轰响震耳欲聋,同样巨大的水花在海面上溅开,如同电影中重型炮弹落水,它带来的壮观场面,引起游客们阵阵的惊叹。小的冰块滑落时时可见,那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冰块象钻石一样耀眼,沿着透明的蓝色的冰墙或者青褐色交织的石壁带着白雾滚滚而下,那一瞬间的美丽,找不出合适的词来形容,也许‘此景只应天上有’,或者‘大美无言’?冰峰坍塌的间隙,许多人在暸望周边的景色。冰川边缘处的山体,最下面是白色的冰块,中间是绿色的草坡,上方的岩石还呈现出缕缕的褚红色。蔚蓝色的大海上,漂浮着大小不一,形状各异,在阳光下玲珑剔透的浮冰。浮冰上竟也是生机盎然,除了成排的海鸥之外,最引人瞩目的是斑点海豹。六月初,小海豹已经长大了不少,妈妈们频频亲吻着自己的孩子,还常常用鳍去轻拍和抚摸,小海豹笨拙的摆动着圆滚滚的身体来回应母海豹的爱抚。
一只鸟飞进了视野里。 什么样的鸟能不惧这冰峰坍塌的巨响和危险,贴近冰川断面的上方在高高的飞翔呢?一定是鹰!是北美的白头雕。它在哪儿上下左右的滑翔,舒展的翅膀稳稳的平伸着。过了一会儿,又看到一只浅褐色的美洲鹰冲进了画面。鹰最美的时刻是搏击长空,配上冰川这样震撼力十足的背景,让人深切的体会到什么叫矫健的雄鹰,什么叫动人心魄的画面。
 
阳光灿烂的天气里,在阿拉斯加看这难得的人间奇景,一生中能有几回?。
当前航线,共 0
移动站点  关于我们  联系我们  同行合作  版权所有 2014 Copyright